第396章 谜团

原来他男人叫于勇,是个常年泡在市场里的老油条,年头多了,大家就习惯叫他大勇了。根据肖春影说,于勇在县里头认识不少的小混子,不管大事小情都能够摆平,还算得上是个人物。

他们原本在县里住得好好的,可是没想到有一天于勇忽然回来,慌慌张张的说,他在乡下买了房子,要马上搬过去住。

肖春影对于勇是又惧又怕,根本不敢多问,要不然就会挨上一顿毒打,就只又带着一肚子的疑问跟着于勇搬到犁县来。

头两天一次于勇喝多了,才说出实话,其实是他的一个亲戚进去了,有人告诉他,最好躲到乡下去,万一被人给咬出去,那就完蛋了。

当时肖春影听了,就顺嘴问了一句,他是不是在外面惹啥大事儿了,结果于勇大怒,给了她两个耳光。

王鸣听到这里,真是恨得牙根都发痒,只可惜这事儿他实在没法管。万一要是把大勇给整进去,那坑得就是肖春影,孤儿寡母的根本就没法生活。

后来他又问题那天中午肖春影挨打的事情,没想到她却略带嗔怒的说,还不是都怪你,偏偏用我手机打了个电话,于勇以为是我给别人打的,就发火了。

王鸣听了,顿时感觉到一阵的内疚,他当时拨的就是自己的电话,心想没准肖春影就会记下来呢,没想到却害她挨了一顿毒打,还把小茜给牵连了。

当下他就连忙的道歉,没想到肖春影却摇头说,她早就习惯了,没什么大不了的。

王鸣看她神色凄苦,爱怜之心大起,很想把她搂进怀里,呵护在自己的羽翼之下,可惜他终究还是不能那么做。毕竟破坏他人家庭的事情,他王鸣还做不来。

吃完午饭,两人都有点醉意,收拾完碗筷之后,王鸣就躺在沙发上打盹。

肖春影则在床上,背对着王鸣,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王鸣不时的瞟一眼她的背影,心中是又爱又怜,虽然只不过才认识几天,就已经被她给深深的迷住了。

目光从她圆润的肩头滑过,落在纤细的腰肢上,然后在顺势而上,便是圆滚滚的美臀,纵然是包裹在肥大的大裤头里,却依旧能够让人感觉到它的丰满。

刚往下看,玉柱似的大腿,光致致的小腿,链接在一起,形成一道绝非的风景,使人一见之下,就会生出流连忘返的心思。

王鸣吧嗒吧嗒嘴,收回火辣辣的目光,平躺下来,目光投向窗外,赫然发现,雨势居然小了,天空也开始逐渐的放晴。

他心中顿时若有所失,只要雨过天晴,床上的那个尤物就会回归到她自己的生活里去,虽然那生活有太多的痛楚和不如意,却不是旁人可以左右得了的。

“唉……”王鸣无端的叹口气,闭上眼睛,开始假寐起来。

大约到了下午三点钟左右,雨果然就停了,肖春影把王鸣叫醒,请他帮忙把堵在她家门口的水泥袋子挪开,她要抱着孩子回家了。

王鸣本想说叫她留下一晚,就算什么都不做,只是那样简单的相处也好。可是转念一想,万一于勇赶巧回来,那可就说不清道不明了,就只好作罢。

雨势一听,肖春影院子里的积水就迅速的流淌了出去,很快的露出了地皮。

王鸣找出雨鞋,过去把堵在门口的水泥袋子又都搬了回去,就拍拍手叫肖春影抱怀子回家。

肖春影站在自己门口,嘴唇蠕动了半天,最后还是没说啥话,一脸歉意的带着孩子回去了。

王鸣隐约能猜出来,恐怕她还是想提醒自己,那件事可不能说出去。当下就讪讪一笑,挠着头把屋门大门锁了,一路往他父母家而去。

大雨过后,空气焕然一新,到处都弥漫着泥土芬芳,叫人闻起来就是一阵的心情舒畅。

王鸣走在回家的路上,把心头的阴霾一挥而散,脸上又挂起来往昔的笑容来。经过赵桂芬家门前的时候,见她穿着长袖的衬衫和裤子,裤管挽起,脚上踏着雨鞋,露出一小截雪白光滑的小腿来,正在门口清理着水龙沟。

王鸣就赶紧跑过去,一把从她手里接过铁锹说道:“桂芬姐,你咋还干这活儿了呢?给我打个电话,我就过来给你整了!”

赵桂芬脸上露出幸福的笑容来,站直身子,在腰上捶了捶,说道:“也不是啥重活儿,折腾你干啥啊?对了,王鸣,新房子没露水吧?”

“没有,防水都是重新整的,效果挺好!”王鸣手脚麻利的把水龙沟里的淤泥清理完毕,就把赵桂芬推着回去超市,嘱咐她重活别自己干,只管给他打电话,然后才离开。

赵桂芬望着王鸣离开的背影,脸上露出一丝淡淡的笑容来,轻声的说:“只要你把桂芬给我忘记了,就行了,我一个女人家,还求啥呢?”

王鸣父母的家里,也在清理着水龙沟,只不过因为他家的园子比较大,清理起来十分的吃力。

王老蔫拿着铁锹清理一会儿,就得直起腰来歇歇。

王鸣见了,就赶紧跑过去,叫王老蔫回屋,剩下的由他来干。

王老蔫跟自己的儿子自然没啥客气的,就丢了一句老子回去抽烟了,就背着手进屋里。

王鸣苦笑一下,开始忙活起来。

这时候刘月娥穿着雨鞋深一脚浅一脚的进来园子,关心的问:“鸣子,早上和中午吃着饭了吗?”

“吃上了,嫂子,你快进屋吧,刚下完雨天亮,别感冒了!”王鸣见刘月娥穿得单薄,就说道。

“我身体好着呢,你看我啥时候感冒过?”刘月娥手里提着一把小锹,在王鸣身边帮忙。

王鸣见刘月娥不肯回去,也不强求,就边干活边唠嗑:“嫂子,昨晚你啥时候回来的,我睡半路发现人没了,还以为叫哪个色狼给拐带跑了呢!”

刘月娥吃吃一笑说道:“哼,咱们县还有那个狼比你色的?我昨晚要是不回来,老叔和老婶今天早上在指定得急眼不可,咱们俩的事儿他们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可是咱们也不能太过火了!”

王鸣深以为然,连连点头说:“是是是……”

两人把水龙沟全部清理完毕,就回到屋子,刘月娥去厨房帮着杜二喜做饭,王鸣则陪着王老蔫唠嗑。

晚饭后,杜二喜就叫王鸣在家里住,担心万一要是再接着下暴雨,他自己个捞不着吃饭。

王鸣却摇头拒绝,然后眼珠一转跟老两口说:“爸妈,要不叫我嫂子去我那里住两天,反正我西屋还有一张大床呢,有她住的地方!”

老两口面面相觑,心里头当然知道王鸣打得啥鬼主意。

刘月娥则是面红耳赤,着急的说道:“我就不用去了吧,我还的在家给老叔老婶做饭呢!”

王老蔫哼了一声没说话,杜二喜脸色阴晴不定,半晌才忽然说道:“那也行吧,但是我得跟你们说,别整出事儿来,你爸面子矮!”

王鸣一听大喜,顿时搂着杜二喜就在她脸上吧唧亲了口说:“妈,你就放心好了,等会几天天气一好,我嫂子就回来了!”

杜二喜被儿子亲的一愣,然后就笑骂道:“你个小兔崽子!”

刘月娥心里头欢喜,脸面上却还是羞答答的,回屋翻了两件衣服出来,和老两口知会一声,就随着王鸣去了。

听着两人出去,杜二喜有些伤神的说道:“老伴儿,咱们这么干,会不会把孩子给坑了啊?要不是我看月娥那孩子是好样的,这事儿我坚决是不能让它发生的……”

“得了,都木已成舟了,还想那些干啥,儿孙自有儿孙福!”王老蔫吧嗒一口烟,说道。

“嗬,你这个老东西,还学人家拽上词了……”杜二喜笑骂说道。

从家里出来,王鸣走在前头,刘月娥低着头跟在身边,那娇羞的模样就像个小媳妇似的。路过赵桂芬超市的时候,却意外的碰见了出来买东西的肖春影。

王鸣心头诧异,看来一眼肖春影。

肖春影却对他视而不见,而是热情的和刘月娥打起招呼来。

刘月娥见她没有带着孩子,就问:“春影,孩子呢?”

“她爸在家里看着呢!”肖春影故意大声的说道,王鸣心领神会,她这是变相的告诉自己,于勇回来了。

又和肖春影说了两句闲话,王鸣就和刘月娥回家。

见王鸣又开始闷闷不乐的,刘月娥就捅捅他说道:“鸣子,又胡思乱想了?”

“没有!”王鸣口是心非的说,刚才听到于勇回来了,也不知道咋地,他刚刚开朗起来的心情忽然就又变得烦躁起来,脑海里也就跟着翻腾起于勇几乎用强暴的方式干肖春影的情形。

刘月娥叹口气,轻声的说:“鸣子,听嫂子一句话,春影有家有孩子的,你别去招惹她了。你要是心里头真稀罕她,她应该盼着她好是不是?”

王鸣嗯了一声,没有多说。

等两人回到家里,刚刚进屋,王鸣就忽然一把抱住刘月娥,深深的吻住她的嘴唇,喘着粗气的说:“嫂子,我要你,让我干你吧!”

刘月娥知道他心情烦闷,想要籍此发泄一下,就乖巧的点点头,在他嘴上亲了一下,羞涩的说:“你上床乖乖的等我,我去把大门锁上了!”

喜欢顶级农民请大家收藏:()顶级农民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