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兰婷没有再说什么话,她很累很累。

只要她活着,一切都好。

她睡着了。

沉沉睡去。

她的手不愿意放开我的手,不肯放开。

抓的紧紧地。

我自己都感觉到出汗了,她依旧不放开。

一会儿后,她突然害怕的剧烈的颤抖了一下,然后坐了起来,惊恐的样子。

是做了噩梦。

我想,该要找柳智慧来给她做个心理辅导。

她经历了海上生死漂泊,心里产生了恐惧。

即使在睡梦中,也全是当时噩梦的延伸。

贺兰婷抱住了我,她没说话。

强如贺兰婷,也许日后也能轻易走出这恐惧,但是不是现在,因为刚刚发生过。

我说道:“没事了没事了,我一直陪着你的。”

贺兰婷看着我说道:“我没有怕死,我不舍得一些人,一些事。”

不舍得一些人,谁在临死之前都不会舍得爱自己的人,还有自己爱的人。

她说道:“你能躺下来抱着我吗。”

我说好。

我躺下去,钻进了被子里,然后抱住了她。

两人面对面抱着对方。

她太疲惫了,看了看我,然后又沉沉睡去。

我自己也累,从昨晚到现在,也没有好好休息过,于是,就也这么沉沉睡去。

当醒来的时候,发现天已经黑了,房间里的灯并没有开,屋里挺黑,外面的灯光照进来。

我摸了摸贺兰婷的光滑的脸庞,她眉头没有再紧锁。

也不知又过了多久,贺兰婷终于悠悠的醒来,她睁开了眼睛,轻轻看着我。

我没说话。

反黑这么久以来,恐怕是她睡过的最好最长的一次觉了吧。

从中午,到将近凌晨。

可她醒来了一会儿后,又说还是很困。

我问要不要吃东西,她轻轻摇摇头,接着,又沉沉睡去,如平时一样,还是手脚都在缠着我。

我动也不能动,但我睡了一天了,却也还是头晕得很。

然后又沉沉睡去。

也不知道在多少点钟,有人敲门。

我听到了敲门声。

我爬起来。

贺兰婷还在沉沉睡着。

我走到了门口,开了门。

外面一片漆黑,估计还是凌晨。

门口,是阿楠。

阿楠对我声道:“有急事。”

我出去,关上了门。

外面挺凉的。

我问道:“什么。”

阿楠对我说道:“薛明媚打电话过来,说发现了林斌的人,坐着三艘船从各处岸边出发,他们抓了其中一艘,问他们后得知外面应该有大船来接林斌他们,她想让你打电话给那个程澄澄帮忙截住大船。那艘船,叫大浪号。”

我说道:“大浪号。”

我说好。

用了差不多半个时,联系上了程澄澄,跟她说了这个事。

程澄澄说好。

关于对付林斌,程澄澄是一如既往的无条件的支持。

她也着实恨林斌,她也着实想帮我们。

她深知林斌这个祸害不可留,这个家伙会反咬人的,只要放走了他,他日必定是心腹大患。

他的个人能力实在是太强了,这种家伙无论放到哪儿去,都是一个钻石,闪闪发光的钻石,到了哪里他都能发光,即使到了国外,这种人,一样能重新快速爬起来,关于这一点,我毫不怀疑。

他身上,有着一般人没有的能吃苦耐劳坚韧卓绝的品质,还有非一般的能力和智慧才干,以他的能力和聪明智慧,做个正道的生意,做大完全没有任何问题。

有时候我都怀疑他做了这么多非法的事,是不是就是只是寻找一种心理上的快乐的感觉,而不会只是为了钱。

程澄澄对我说道:“最好你来。”

我说道:“我,我去吗?”

我不是很想去,贺兰婷,黑明珠,全都在医院里。

我想守着她们。

程澄澄说道:“是。”

我说道:“可是,我。”

我在犹豫着。

程澄澄说道:“你不想来?”

我说道:“不是不想,是现在贺兰婷她重伤在病床,我需要照顾她。”

程澄澄说道:“那不是没死吗。”

我说道:“是没死啊。”

程澄澄说道:“有医生照顾就好,你要等着林斌逃跑了,你才来吗。留着他就是个祸害!你知道我和那些警察他们怎么合作的吗?”

这倒是。

程澄澄她们和警察合作?

有点难。

她本身就不是个好人,是被警察抓的人,她要和警察合作吗?

就算能和警察合作,贺兰婷不在,也没人和他们联系,铁虎也不行,那只能我去。

程澄澄说得对,让林斌逃了,就是个最大的祸害。

不能让林斌逃了。

我说好,我去。

我跟不远处的女保镖说,让她看着贺兰婷,即使她醒来了,也不能让她出去了,她重伤在身,再跑出去,就没命了。

女保镖皱起眉头,对我说道:“可是我拦不住她。”

我说道:“这样子,你就告诉她,林斌已经被抓了,而我呢,去找了黑明珠,黑明珠身体不舒服,也住院了,这就行了。”

女保镖说好。

我立马带着阿楠吴凯冲下楼,然后众人召集了开车前往码头出海。

联系上了铁虎,铁虎和薛明明他们,带着人埋伏之后,抓了一艘船,那船上的人说林斌坐了另外一艘船出海,但是不知道坐哪艘。

狡猾的林斌,首先让那个整容像他假扮成他的人先从这里出海,贺兰婷薛明媚带着人在这里埋伏,这一招却是迷惑的一招,他让人盯着贺兰婷上的那艘船,就炸哪艘船,实话说,他已经成功了。

他唯一没想到的,就是贺兰婷死里逃生漂了回来。

然后他还有一步棋,就是弄死黑明珠。

也差点成功了。

当时贺兰婷在码头生死不明,黑明珠知道了消息,赶过去,林斌让人埋伏楼下,狙击手开枪,如果不是张自拼死相救,恐怕也是已经被打死。

在走了这两步棋之后,林斌料想警察已经抓了他的替身,鸣金收兵,他再从海上出逃,坐的还是三艘船出去,然后上大船逃跑,他的计划非常的好,非常的狡猾,这里面唯一一个疏漏,就是薛明媚认出了他,并且以自己对他的熟悉识破他的伎俩。

其实也不算疏漏,倘若不是薛明媚碰巧看到林斌的走路的视频,恐怕,他出逃的计划就成功了。

这个烂人,脑瓜子怎么就这么聪明。

我见到了铁虎之后,问他们现在在干嘛。

铁虎说在海上搜索那两艘船的身影,另外,说一条比较大的开得很快的船只,大浪号,是在远处接应的,他们也不知道到底在哪儿接应,可能现在林斌已经逃出了包围圈也不一定,因为刚才看到其中一艘船没命的飞驰,他们调动几乎海上所有的船只去追赶那艘船了。

声东击西调虎离山之计。

林斌这老狐狸,让埋伏的船只都去追赶那个他所不在的船上,而他,看准时机逃出去。

铁虎画了三个海上区域给我看,说着三个地方,没有他们,那么说的话,就是从那最东边的侧面出头逃出去的。

我赶紧联系程澄澄,告诉她林斌逃走的经度纬度和可能的方向。

铁虎召集船只,继续加大面积区域的搜索,一大部分船只,从那个林斌可能逃出去的方向跟上去。

程澄澄打电话来,说让我们过去和他们会合,她怀疑来接林斌的船只上,有大量的杀伤力很大的武器,只有警察能压制得住。

程澄澄的意思我也明白,首先一点的确是担心人家来接林斌的船上有很厉害的杀伤性很强的武器,另外一个,程澄澄他们毕竟不是警察,不能随便出枪出炸弹,他们哪能直接掏出枪支弹药对林斌他们干起来呢。

我说好。

叫铁虎开船我们一起去支援。

铁虎犹豫了一下。

我问干嘛。

他说贺兰婷的教训。

说是怕我们上船后,有人继续炸船。

我说道:“林斌不太可能安排得到这么多连招。这样子吧,我们先坐船出去,接着再登上其中一条大船,他即使安排有人来炸船,也不知道我们上哪艘船。”

铁虎说好。

我们坐船出去了,到了外面,联系一艘大船上了船。

上了大船之后,全力追击出去。

这时候,追击林斌的船的警察,说发现了林斌所坐的可疑的两艘船的行踪,目前他们已经在追上去。

程澄澄也说,发现了那艘大浪号。

我看着铁虎。

铁虎看着我。

我对程澄澄说道:“你们就看着他们就好了,不要靠近。我们很快就到了。”

没过几分钟,程澄澄说那艘大浪号,冲着她们来了。

他们看出来程澄澄这艘船,不是简单的普通船。

我说道:“那你们就跑。”

突然,耳朵里面听见轰的一声,接着,那边就没有了声音。

这怎么回事?

我喊着:“喂,喂,喂!”

没有了声音。

程澄澄怎么了?

我喊道:“程澄澄,程澄澄!”

没有了声音。

是被炸船了吗。

我对铁虎说道:“开快点!朝着她们船所在的地方。”

铁虎说已经最快了。

问我怎么回事。

我说道:“可能她们的船,被炸了。”

铁虎说道:“那么嚣张!”

我说道:“林斌的人,全是亡命之徒。”

铁虎说道:“一定要抓住这个人。”

我叹气一声,但愿程澄澄没事。

《花欲美人》,

r/r

章节目录

花欲美人(林洛U)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多多书阁只为原作者林洛U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林洛U并收藏花欲美人(林洛U)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