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道姑眼见沈晖催发金枪,将自己徒弟的大手印击碎,眉头紧皱,眼见玉真道姑还要再次动手,便阻止道:“玉真,让我问这人几句话。”

  说完,她转向了沈晖,问道:“你和镇海宗是什么关系?”

  “我和元初先生是朋友。”沈晖将金枪斜指地面,回答道。

  “只是朋友?”老道姑皱着眉头,问道。

  “是的,这有什么疑问么。”沈晖淡淡地说道

  “这金枪可是镇海宗的镇门之宝,你若只是朋友,这金枪不可能到你手里。”老道姑说道。

  “那么,你又是什么人呢?”沈晖反问道。

  “呵呵,你既然和镇海宗有关联,那该听说过华天宗吧,我师傅就是华天宗门下大弟子,妙云尊人。”玉真道姑冷笑道。

  “哦,华天宗的人,那么,你们为什么要到金江来?”沈晖一点也不惊讶,淡淡地说道。

  “我师傅本来是想看一下镇海宗和万世宗的情况,却没想到,一到世间,就见到了如此丑恶之事,这种大城市,简直就是毒瘤,孕育了多少罪恶。”玉真道姑怒声说道。

  “罪恶哪里都有,就连修行之人,也避免不了的,希望两位能排除偏见。”沈晖淡淡地说道。

  “就算避免不了,我们见到了,也要伸手管一管,今天,你要是继续袒护这个人,绝对不会有好下场的。”玉真道姑怒声道。

  “他罪不该死。”沈晖继续淡淡地说道。

  “既然你这样坚持,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妙云这人冷声说道。

  说完,她手一挥,就见半空中出现了一层又一层的大手印,将整个大厅都遮盖住了。

  众人看见一幕,登时惊呼一声,向后疾速退去。

  但下一幕,让他们的惊叫声更大了,就见沈晖站在那里,纹丝未动,一只白虎已经出现在了头顶。

  而且,这只白虎又疾速分化出了几条幻影,直直向大手印攻去。

  小天在这边,一见白虎出现,心里大喜,喊道:“小白,帮助晖哥战胜这个老女人。”

  “小白加油。”小美也喊了起来。

  叶雨晴在一旁,看见手持金枪,有白虎护卫的沈晖,脸上露出了骄傲的神色。

  自己的丈夫,是个顶天立地的大英雄,作为妻子的,自豪之情,可以想象。

  就见那白虎听见小天的喊声,更加的凶猛起来,带领分身幻影,齐齐冲向大手印,片刻之间,就将这些手印击碎。

  妙云尊人眼见白虎出现,也吃了一惊,及至看见大手印被白虎击碎,她怒喝一声,反手一挥,一把长剑,已经祭了出来。

  这长剑一祭,就见有无数的短剑,跟随在周围,形成了剑阵,漂浮在半空中。

  众人看见这奇异的情景,登时又惊呼起来。

  只有玉容道姑,还在紧紧盯着面容如石头一般的钟龙,仿佛陷入了梦境一般,对外界的事情,毫无反应。

  沈晖眼见妙云尊人催发了剑阵,真气涌出到金枪上,就见九转玄天枪霎时间分身,变成九杆,形成了枪阵,将剑阵围在了中间。

  众人看到这一幕,简直难以置信这是现实发生的事情,都陷入了恍惚之中。

  剑阵和枪阵盘旋在半空中,那光亮让人几乎睁不开眼睛了,而凌厉的杀气,也让人不寒而栗。

  顾泰长此时已经从昏迷中醒来,看见这一幕,吓的又瘫倒在地上,露出了惊恐的神色。

  妙云尊人眼睛盯着半空中的枪阵,来上露出了凝重的神色,她知道,今天遇见的这个对手,绝对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眼见剑阵已经被枪阵包围,妙云尊人正想催动真气,增强剑阵,却听见那边的玉容道姑忽然哭喊道:“师傅,不要打了,我再也不想纠缠在这件事情中了。”

  就见玉容道姑手里的剑已经掉在了地上,脸上满是泪痕,很明显,她已经痛苦到了极点,坚持不下去了。

  妙云尊人眼见自己徒弟的样子,心里叹息了一声,将剑阵收了回来,说道:“玉容,你真的不想报仇了?”

  “师傅,我们赶紧离开这个世界吧,我再也不想见到这些人了。”玉容道姑哭喊道。

  沈晖将枪阵也收了回来,看了一眼钟龙,就见自己的这位兄弟,眼中也满是痛苦之色,一言不发。

  “师妹,你真是没出息,自己被害惨到了这种地步,还那么软弱,要是我,一定杀个千千万万人,才能发泄我心头怒火。”玉真道姑此时走了过去,扶住玉容道姑,厉声说道。

  “师姐,我心好累,带我离开这里吧。”玉容道姑也不反驳,只是轻声说道,想必,心里的挣扎,已经让她没了一点力气。

  “那这对狗父子你也不惩罚了?”玉真道姑指向顾泰长父子,问道。

  顾泰长父子听见玉真道姑的话,心里惊慌到了极点,也顾不上别的,急忙爬到了沈晖脚下,哀求道:“沈晖,你帮帮我们,我们以前是错了,但现在已经知道悔改,而且,顾左已经死了,算是得到了应有的报应。”

  “你以为你那狗儿子被我们杀了,就能弥补他的罪过,睁开你们的狗眼看看,我师妹被你儿子害成了什么样。”玉真道姑用剑指向顾泰长父子,厉声说道。

  顾泰长和顾右,眼见那寒光四射的宝剑,心里更加的惊慌,吓的差点尿了裤子,继续哀求沈晖。

  沈晖眼见这父子的样子,厌恶地用脚踹到了一边,根本不搭理这两人。

  玉容道姑虚弱的摇了摇手,又看了一眼钟龙,随后,向自己师傅哀求道:“师傅,你带我回华天宗吧,我再也不想看到这个世界了。”

  “玉容,你决定要斩断红尘了?”妙云尊人凝重地问道。

  “决定了,师傅,这都是我的命,谁让我遇到这个石头一样的人,我心已经死了,不愿再看见这个世界了。”玉容道姑颤声说道。

  妙云尊人又看了沈晖和钟龙一眼,没有说话,只是一挥手,带着玉真道姑和玉容道姑,便没了影踪。

  钟龙站在那里,眼睛看着玉容道姑消失的地方,长长叹了一口气,脸上露出了黯然的神色。

  孟大海眼见危险解除,上前千恩万谢,沈晖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让他以后不要提起江蔚雨的事情。

  顾泰长父子,经理了刚才的生死时刻,此时也如被打断脊梁的狗一般,低头上前,说道:“沈晖,我们错怪你了,原来,顾左是被她们杀死的。”

  “你儿子死得罪有应得,你们今天得到的教训,也不冤,以后好自为之吧。”沈晖冷冷地说道。

  众人眼见沈晖像教训儿子一般,对待这市委言记父子俩,登时都一阵叹息。

  强如市委言记,在沈晖这样的人面前,最后也得像儿子一般,服服帖帖。

  随后,沈晖领着众人,走出了万泰城。

  小天和小美蹦蹦跳跳的跟在后面,不住地问老张头:“老头,我以后长大了,也能像晖哥这样,成为一个大英雄吗?”

  “老大爷,长大后,我能找个像沈晖哥哥这样的男朋友么?”

  老张头手牵着两个宝贝,笑眯眯地说道:“小天,你要是好好和我学拳,长大后,也会像你的晖哥一般,成为顶天立地的大英雄。”

  “小美,你要好好读言,长达后,也会像你的雨晴姐姐一般,找到沈晖这样的男朋友。”

  “乌拉,我长大后,一定要成为晖哥那样的大英雄。”小天高兴地喊了起来,随后,便和小美挣脱了老张头的手,向前面的沈晖和叶雨晴追去。

  ……

  经过万泰城的事情后,钟龙情绪十分低落,向沈晖请了几天假,待在家中,并不出去。

  沈晖知道钟龙心里的痛苦,所以,并未问起江蔚雨这件事的具体经过,只是没事就去找他坐一坐,聊会天。

  这天晚上,钟龙拎着包,走出了房间,找到了沈晖,沉声说道:“大哥,我不想在金江待着了,想要出去走一走。”

  “钟龙,事情错不在你,你不必一直心里内疚,放平心态,迎接新生活吧。”沈晖劝道。

  “大哥,错不在我,但事情终归和我有关系,我无法释怀。”钟龙声音低了下来。

  沈晖知道钟龙心意已决,便叹息了一声,说道:“那你去欧洲走一趟吧,各个国家都有我的朋友,让他们接待你,好好周游一番,我在金江等着迎接一个全新的你。”

  两人说好了后,沈晖叫上叶雨晴,将钟龙送到了机场。

  在钟龙进入登机处的时候,沈晖又说道:“兄弟,愿你此番离去,一路顺风,尽快回来,我在金江等着你。”

  钟龙回过了头,眼中竟然有了泪花,说道:“大哥,你放心吧,我会尽快找到新的自己,回来和你相聚的。”

  叶雨晴头倚在沈晖的肩膀上,看着钟龙那孤独的背影,忍不住叹息道:“江蔚雨的事情,对钟龙的伤害太大了,他好可怜。”

  沈晖抚摸着叶雨晴的秀发,温柔地说道:“雨晴,相信我这位坚强的兄弟吧,他一定会干掉先前的痛苦,获得幸福新生活的,我们每个人最后都会获得新生的,不是吗?”

  叶雨晴仰头看向沈晖那坚毅的脸庞,努力地点了点头。

  (全言完)

  

章节目录

都市超强战兵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多多书阁只为原作者地下气象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地下气象员并收藏都市超强战兵最新章节